39周——华丽的转身

       许多事只能随缘,就像孩子决定他自己何时降生一样。写到39周,我的“孕程日记”就告一段落了,而“小Q成长记”即将拉开帷幕。

       2012年2月17日凌晨1:37,突如其来的羊水早破打破了最后一周的平静。不规则的阵痛伴随着羊水不停往外涌,妈妈开始紧张、害怕、担心起小Q的安危,直到爸爸联系的医院急救车亮闪闪地开到楼下,我才有了那么一点安全感。接下来就是俩壮士用担架把我盘上了车;护士小姐温言细语地让我relax——relax;到达医院后种种检查的狂轰乱炸,以及数也数不完的阵痛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剖”or“顺”一直是纠结着的问题,当N多位医生都建议我试产顺顺看,说即便最后不顺产,通过试产对孩子也很有益处。于是怕痛的还是从了……sad只不过这一试就从凌晨2点过,试到了我亲爱的主治医生大人早晨9:00上班!艰辛而又漫长的“试产”,让我又开始摇摆在“剖”or“顺”之间……最终因小Q不愿入盆,羊水哗啦啦,怕夜长梦多崽儿有危险又选择了“剖”……以为波折就此完结,我可以一刀下去一了百了,然而,当我被推进产房,躺在硬梆梆的手术台上,烤在明晃晃的照明灯下,紧张啊~~这时的我就像被打了一针催产素,阵痛变得越来越频繁,越来越剧烈……“顺产的妈妈都有种!”既是我当时所想!

       产房里很繁忙,最忙的就是一位酷男,我的麻醉师(简称:麻醉男)。麻醉男很淡定,先在我腰上推了两针,等了一会儿开始用小针头往我肚子上扎。

       “这里痛不痛?”

       “痛!”

       “这里呢?”

       ”痛!“

       ……此对话循环往复……angry

       麻醉男又继续一边推麻药,一边扎我肚子,还让我不时的动动手脚,我依然很麻利地动给他看……我开始看到他淡定眼神中的一丝郁闷,是啊!我更郁闷!!为什么我对麻药那么不敏感?555请不要再和我开玩笑啦!!!最后,麻醉男不再淡定,嘴里叨念着:“我就不信咯!”又痛快地给力一推……这时我才慢慢体会到麻药的威力……有点上头……angel

        主刀医生终于隆重登场,对我来说她有着神一般的气场!来吧,来解救我吧!给我一刀,让我结束这痛苦的挣扎……阿门……结果……

       “咦?宫口开到5指了嘛,要不……你再坚持下,顺吧?!”天啊,为何要让我如此纠结?!罢了罢了,我想都痛了那么久了,再坚持下了呗……谁知这时麻醉男发话了:

       “额……担怕不行了,我已经按剖宫产的剂量推了麻药了。”(两个字——悲催broken heart

        因此……接下来继续我的剖宫产……唉……由于对麻醉程度极度不放心,我迷迷糊糊地与麻醉男产生了以下对话:
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我受不了咋办?要是我扳咋办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放松,你看你的手抓得好紧!受不了我会让你睡一觉的!”(此时手术已在进行中,感觉用四个字总结——“生拉活扯”!crying

……(持续唧唧歪歪)……blush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行了!我受不了了,你不是要让我睡一觉的嘛?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呀……马上就好了,再忍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——骗——我——!”疼痛使我憋足的最后一口气随着这句“批判”咆哮而出……顿时产房一片哄笑……紧跟着迎来了小Q响亮的啼哭声……

   世界,你好!

     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